群眾催生革命家,革命家命令刀斧手,刀斧手放上刀斧,點上蠟燭,刀斧砍下一個人頭。一個人死了,怪刀斧?怪蠟燭?羅伯斯比爾望向遠方,似乎不忍看這一幕,他看向群眾,似乎又想到了斷頭台,慈祥地笑著。

------------

導讀:這是大一投稿「消防栓小說報」得獎的作品,當時主辦單位限制小說一定要出現「烤肉醬」這個詞,得獎的獎品就是一組烤肉醬刷子,原以為是開玩笑,沒想到得獎後真的寄來了一副刷子。

------------

這是最人道的刑具他們說……

於是,我上了斷頭台。帶著視死如歸的心情,從開始到結束,不過才一秒。

不過才一秒,一點都不會痛,沒有半點折磨。這套刑具非常人道,羅伯斯比爾點了點頭,在人民的擁戴下,再加上一點嘶吼,他慈祥地笑著。

蠟燭的火光在風雨中顫抖著,火苗的上方是一條繩索,繩索連結著一面刀斧,刀斧下面是一顆人頭,人頭裡面有個靈魂,十分高貴,但也在顫抖。

群眾催生革命家,革命家命令刀斧手,刀斧手放上刀斧,點上蠟燭,刀斧砍下一個人頭。一個人死了,怪刀斧?怪蠟燭?羅伯斯比爾望向遠方,似乎不忍看這一幕,他看向群眾,似乎又想到了斷頭台,慈祥地笑著。

所有事情都發生在一瞬間,蠟燭燃斷繩索,大刀輕盈落下……

等等!為什麼是輕盈!

時間慢了下來,群眾紛雜的吶喊被拉成單一的音調,迅速的行動成為永恆的凝結。為什麼,在群眾眼裡是如此迅速,在我眼中卻是停滯不前?

看見對街的攤販只顧著看,沒料到被馬車濺了一身泥,我喊了喊他,想叫他清理一下衣服,順便也將攤販打理打理,顧客才不會覺得骯髒。

沒料到,我的話語在那攤販耳中,卻成了高頻的尖叫,他嚇傻了眼,趕忙別過臉去,雖然在我眼中這依舊是很緩慢的。

這是人類演化的結果,面臨危險時,我們的思緒會增快,因此周遭相對慢了下來,讓人有時間脫離險境。但此刻,我無法動彈,因為自由……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當大刀越接近,時間就被拉成越細碎的片段。這時我看得比誰都還清楚,也聽得比誰都清楚,我清楚聽見群眾的「打倒邪惡」,只剩下了一個「惡」字,而且看似永遠的停滯不前了。

我望向陰沉的天空,思考這一秒能夠改變甚麼。

對了,丈夫的臉色越來越陰鬱,大概幾天後會自殺。該先去另一個世界好好打理一下,他來時說不定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再看看那邊有沒有革命,如果有,就靜靜吃晚餐吧!

該烤點肉,把肉烤熟。去那邊找找看,烤肉醬要好。如果烤肉醬不好,肉也沒了味道,反過來說,如果烤肉醬好,甚麼肉都一樣美味的。

刀斧砍到喉頭了,很痛,很痛。

又過了很久,刀斧緩緩滑過肌膚,有點像凌遲,但我不在意,畢竟要走了。我還得想想該準備哪些餐具,或許可以來點水果。

最後,我死了,一些聲音在我身邊呢喃著……

嗯,真是一點痛楚都沒有,他們滿意的點點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楓雨的創作者筆記

楓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