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說創作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流放世界的一整年,就只有冬天。一些出生在此地的子女一輩子都沒看過春天,或許也永遠看不到了。要看到,就必須推翻這永恆的體制,而這裡的體制是在遠方建構出來的,是沒有人想要到的遠方,也沒有人可以觸碰的遠方。

------------

導讀:這是我投稿全國醫學生聯合文學獎的得獎作,故事背景架空,是一個沒有死刑的國度,本該死刑的人都被流放到一個冰天雪地的世界,通篇凝滯得讓人喘不過氣,因此很少推薦給朋友看,如果有網友喜歡,那就真的是知音了。

------------

活著,是你們最大的權利。

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中,宣傳布條正抖索著,居民現在大多還在工作。

這裡的居民一部分是死刑犯一部分是自由人而最多的是死刑犯的後代。而這裡的自由人大多只是派駐在此地的警察,畢竟自由人沒事是不會想來這裡度假的。這只是現在的情況未來如何誰也沒辦法保證。

文章標籤

楓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現在只聽見天安門前的大鼓敲得震天響,一個朝代又在歷史的洪流中展開,廣場前一片紅,紅衛兵和黨政幹員齊聚一地,場面好不熱鬧,軍民雖在底下歡聲雷動,但這時有個身影,正在旁邊大力喘著氣。他大力呼出又急急吸入的氣息,似乎預告著,這個朝代雖然風風光光的建立了,但真正的動盪卻才剛要開始。雖然他看似弱不禁風,卻有一個震煞四方的威名,林彪。

------------

導讀:這是我在準備大學指考時利用閒暇之餘寫下的創作,原本想發展為一整套民國武俠演藝,但進入大學後,接觸到了近代歷史的各種觀點,認為改編歷史需要顧慮的面向太多,於是便作罷。

------------

1

中國的改朝換代,每每都讓人驚心動魄。而每次改朝換代中,都會有一個屬於新時代的英雄,雖然在殘喘一隅的王朝眼中,那是不潔的,那是值得唾棄的亂臣賊子,至於歷史何時下定論,就得等那本朝廷新修的燙金史書說清楚。

現在只聽見天安門前的大鼓敲得震天響,一個朝代又在歷史的洪流中展開,廣場前一片紅,紅衛兵和黨政幹員齊聚一地,場面好不熱鬧,軍民雖在底下歡聲雷動,但這時有個身影,正在旁邊大力喘著氣。他大力呼出又急急吸入的氣息,似乎預告著,這個朝代雖然風風光光的建立了,但真正的動盪卻才剛要開始。雖然他看似弱不禁風,卻有一個震煞四方的威名,林彪。

文章標籤

楓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群眾催生革命家,革命家命令刀斧手,刀斧手放上刀斧,點上蠟燭,刀斧砍下一個人頭。一個人死了,怪刀斧?怪蠟燭?羅伯斯比爾望向遠方,似乎不忍看這一幕,他看向群眾,似乎又想到了斷頭台,慈祥地笑著。

------------

導讀:這是大一投稿「消防栓小說報」得獎的作品,當時主辦單位限制小說一定要出現「烤肉醬」這個詞,得獎的獎品就是一組烤肉醬刷子,原以為是開玩笑,沒想到得獎後真的寄來了一副刷子。

------------

這是最人道的刑具他們說……

於是,我上了斷頭台。帶著視死如歸的心情,從開始到結束,不過才一秒。

不過才一秒,一點都不會痛,沒有半點折磨。這套刑具非常人道,羅伯斯比爾點了點頭,在人民的擁戴下,再加上一點嘶吼,他慈祥地笑著。

文章標籤

楓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