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資訊:(資料來源:博客來)

1. 宣傳詞

  如果一個人的腦子被更換了,這個人還是不是同樣的人?

  熟悉的靈魂與完整的記憶,被嵌入完全不同的身體裡;一半是失而復返的戀人,一半是素不相識的陌生人--這是愛情的考驗,抑或,一場惡意的騙局?……

 

2. 故事簡介

  在滿佈修羅派藝術品的「鬼樓」裡,她熱烈地吻上我的唇,就像當初出現時那樣教人意外。

  我們在校園裡邂逅,她說喜歡我在講台上課的樣子,並幾乎半強迫地要當我的女友。本來我有點排斥,但卻不自禁地被她那種小惡魔般的魅惑深深吸引。

  一年前,她突然人間蒸發了!

  我遍尋不著,最後只能陷入苦等。一年後,等到的卻是一名長相完全陌生的女孩,宣稱自己就是我的女友,還說她遭到綁架,並被動了手術,和另一名女孩的大腦做了交換。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該接受女孩嗎?如果我接受了她,是否代表我愛上了另一個人?當人們說「我愛你」這三個字時,是表示愛上了對方的心靈,還是身體呢?

  真相,我得要找出真相……

 

 

 

楓雨短評(無劇透):

角色:9/10  邏輯:7/10  布局:8/10  寓意:9/10  類型分:7(推理)/10
總評:8/10

故事講述男主角的女友芷怡一年前的某天忽然人間蒸發,在一年之後重新找上了男主角,容貌和身形卻完全不同,並聲稱自己接受了「換腦手術」,儘管男主角一開始不信,但是兩人的氣質氛圍實在太像,因此最後也不得不接受。

而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身體改變了,眼前的還會是同一個人嗎?如果這時出現另一名擁有芷怡身體卻有著別人大腦的人,男主角又該怎麼選擇?究竟愛一個人是愛她的身體,還是愛她的靈魂,又或者缺一不可?

第一次面對這個問題時,或許大多數人會選擇「靈魂」吧!畢竟容貌是可以輕易改變的,而戀人濃情蜜語時,最常說的不也是「無論美醜,至死不渝」嗎?因此先不論對容貌的喜好,基於社會主流的價值觀,應該都會傾向選擇美醜。

但靈魂真的是一個人的全部嗎?作者在書中舉了個很棒的例子反證:假如今天你的家人失憶了,又或者產生了幻覺,你會因此而不把它視作同樣的一個人嗎?而對於擁有同樣身體卻不同頭腦的人,不也是同樣的道理嗎?

因此選擇「靈魂」未必比較高尚,「靈魂」和「身體」在道德上並沒有哪個高過哪個,也因此造就了《無名之女》這部作品的戲劇張力,主角不只是陷入道德的掙扎,而且還是旗鼓相當的兩難困境,讀者會不自覺跟著緊張起來。

先不管主角的選擇,就哲學上來說,擁有芷怡的身體卻移植別人的大腦,又或者芷怡的大腦移植到另一個身體,究竟哪一個才可被稱作「芷怡」?斯諺老師再度展現了他對哲學的博學,他引述了哲學家帕菲(Derek Parfit)一個相當不錯的理論:那就是所謂的人不過是「身體加上一連串的心理狀態」,「身體」和「靈魂」都只是構成要素,而「人」則只是一個方便的代稱。

就如一把銅劍被拆開做成了門把和鏡子,你不會去問說到底「門把」和「鏡子」哪個才是原先的那把「銅劍」,因為那是沒意義的,實際存在的就是一堆銅原子,無論「門把」、「鏡子」或「銅劍」都是外在附加的描述。

儘管帕菲的理論看似破解了換腦實驗的兩難,但對於主角來說,問題仍舊是存在的,他仍是要做出選擇,我覺得這就是斯諺老師厲害的地方,小說等於是一個思想實驗,補足了純粹哲理探討所無法顧及的人性。

過去哲學的課程常常從形上學談起,對於初學者來說,有時會因為太過空泛而覺得煩躁,直到麥可.桑德爾向大眾普及了「倫理學」此一分支,才興起了大眾對哲學的興趣。

林斯諺老師作為一名小說家,在這裡的做法又更為高竿了,他將比較艱澀的形上學概念轉化為小說內容,使「同一性」的思辨成了接近倫理學的道德選擇,讓讀者能很快投入哲學家日夜苦惱的難題之中。

整體而言小說的前半段文學性和娛樂性都很足夠,其中一段利用邏輯學的推理十分精采,因此也兼顧了林斯諺老師一如既往的嚴密邏輯,也是哲學和推理的完美結合,讓人見識到哲學推理的魅力。

 

 

如果想了解更多台灣推理的作品,歡迎關注FB專頁台灣推理推廣部

 

也歡迎追蹤我的粉絲專頁楓雨的創作者筆記

 

同場加映:

林斯諺—霧影莊殺人事件—哲學神探初露鋒芒

林斯諺—淚水狂魔—掌握得宜的浪漫犯罪奇想

臥斧—舌行家族—將「真相」具象化的奇幻小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雨 的頭像
楓雨

楓雨的創作者筆記

楓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